派派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万象天劫 > 第207章 再入魂戒
    你在哪里,我便在哪里,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,你永远是我的环儿。”陶昊握住修云环的手,抚摸着她娟秀的小脸,满是柔说道。

    牧天一等人早已悄悄离去,将空间留给了修云环和陶昊,再度回到地面,这里与前几天的荒石镇已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虽然仍是石屋,却有了些许生机,这竟是坐落于沼泽地中的一座神秘城池。

    石桥边那块石碑仍完好无损的耸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上面的符号清晰可见,牧天一原本以为这是萝神魂居所,随着其神魂的消失,这石碑便也会随之碎裂,如今看来却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只是这石碑又是从何而来呢?

    此刻的古镇一片静寂,广场也不再是原来的广场,但让牧天一惊讶的是,这个广场之上同样有一座传送阵,只是十分古老,而且不知道究竟通往何处。

    “这传送阵布置的极为巧妙,用此传送方法,我们瞬间便可到达目的地。”修言如获至宝般,仔细的,前前后后,寸寸不落的观察着传送阵,感叹道。

    然而,仅过了片刻,他的神色便由激动,吃惊,转变成挤眉弄眼,嘴唇抿成了一条缝,看起来十分怪异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这传送阵是有什么问题吗?”牧天一看修言这表,也是一脸疑惑,问道。

    “传送阵没问题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这副表?苍蝇飞嘴里去了?”牧天一倍感好笑,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,真恶心!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而已。”修言扭捏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这传送阵究竟要怎么启动。”

    修言的话刚一出口,牧天一差点没站稳,怔怔的看向修言,嘴角微抽,干笑了两声,“那你慢慢研究吧,我找个石屋休息去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摆了摆手,转朝着镇中一处石屋走去。

    这石屋与荒石镇的石屋大不相同,木制的窗户虽然已经腐烂,但从那透进来的阳光却是温暖,明亮。

    里面生活用品一应俱,只是大多已经腐朽。

    布置了简单的结界,盘坐在石之上,牧天一伸出手掌,一颗浑圆的石头静静的躺在他手心之上,竟是石眼。

    原来,在虚真界中,他只是灭掉了石眼的灵智,却将本体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石眼,他淡淡一笑,将其收进魂戒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神识沉入魂戒之中,在闯过魂戒第一层后,他已是许久不曾进入魂戒。

    如今这古镇处于封闭状态,到也不担心别人来打扰,正是探入魂戒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的神识已经来到魂戒第二个门前。

    手掌覆于门上,那布满符文的门,却并未发生任何变化,然而,当他将灵力注入掌心的瞬间,一层层光波dàng)漾开来。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其拉了进去。

    接着,牧天一眼前光芒一闪,来到了另一个空间。

    这个空间四面黑色雾气笼罩,无边无形,与之前那层截然不同,空间也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若非自己拥有灵眼,可以无视黑暗,恐怕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,根本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开启灵眼,四下扫视了一番。

    在这片黑暗中心,有一个大祭台。

    祭台四周立着四根石柱,上面刻画着无数上古符文,这些符文看起来像一个阵法。

    每根石柱由黑色铁链相连,而祭台上面,漂浮着一个漆黑透明的影子,竟是一个魂。

    这缕魂双目紧闭,漂浮在祭台正中央,额头处有一抹红色符文印记,微微闪着幽光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除了这祭台以及那一缕魂,却是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这魂究竟为何被困在这里?”牧天一看着祭台上那缕魂,颇感差异。

    此刻魂上没有一丝力量波动,根本看不出究竟是什么实力。

    “这魂戒第一层是无数魂,以及魂丹,第二层却只有一道魂,还被阵法困住,无法动弹,可见其修为不低。”

    牧天一在祭台前来回踱步,不知是否该上祭台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这第二层有一点倒是与之前极为相似,那便是不能破解这其中秘密,便不能出去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牧天一飞一跃,跳上祭台,当他越过铁链的瞬间,四根石柱同时闪出一道冷光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处于祭台中心的那道魂,额头上的红色印记陡然消失,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猛地睁开。

    将刚要凑近看个清楚的牧天一吓得连退数步,撞在铁链之上,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想跃出铁链,却发现,这铁链如同一道无法逾越的高墙,无论他怎么施展功法,都无法跃出。

    就在他震惊的同时,魂已经闪到他的面前,抬手便是一掌,而且出手狠辣,毫不留。

    这一招,看似破绽百出,实则虚实相接,无处可攻。

    整动作一气呵成,毫不拖泥带水,虽然只有真灵境中期修为,但其速度之快,却不亚于真灵境后期高手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修炼鸿蒙一剑的好机会!”

    这道魂速度奇快,而且并无具体招式,只凭本能行事,见招拆招,到与鸿蒙一剑那尊从本心,领悟意境,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牧天一双目空灵,体在黑暗中化为一道虚影,宛如一阵风,在祭台上飘来飘去。

    魂的死气与牧天一的虚影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没有言语,甚至连声音都听不到,但牧天一却沉浸其中,快意畅然。

    这些子遇到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他没少有机会能与实力相当的人进行切磋。

    想不到这魂居然将他的潜

    力完激发出来,打的酣畅淋漓,让他陶醉其中。

    但不多时,他突然感觉体出现一丝崩裂的感觉,心中暗道不好,定是他神识离开体太久,令体疲惫,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要快点结束战斗了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牧天一的速度较之前更快了一倍,在一连串缠斗之下,他双目突地一凝,攻势迅猛,如狂风扫落叶一般,将魂bi)到了绝境。

    鸿蒙一剑一经施展,便是快若闪电,动若脱兔,出其不意,诡异至极,仅仅几个呼吸,便将魂拍飞出去。

    当魂撞上铁链的瞬间,一道幽光闪过,在魂的额头上出现一道红色符文印记,只是这印记却与之前那印记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魂面无表,飘回祭台中心,静静的站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通过考验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从黑暗之中传来,带着穿透山谷的回音,听不出究竟是从那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考验?”

    牧天一望向四周,没有一个人影,魂已经回到原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魂族至高无上的法诀,控魂术!拥有此术法,凡是修为低于自己的魂,尽可收入囊中,成为傀儡,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四根石柱上光芒四,一道道口诀从中涌出,映入牧天一眼帘。

    牧天一认真的将这些口诀,铭记在脑海深处,眼眸中闪过炙的光芒。

    当一切归于平静之时,牧天一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祭台外,而那魂额头的印记又变回之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四周黑雾涌动,如滚滚潮水退去,一道诡异的绿色大门在那黑雾散去后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扑通!扑通!

    牧天一心口狂跳,绿色,代表着生机,亦代表死亡,这道门背后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“不知以我现在实力,能不能闯过这道门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魂虽然也是真灵境,但并不是太强,牧天一应对自如,这样一想,他对于这道门倒是有了些信心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闷然的是,他的体已经快支撑不住,看来要等下次有机会在来一试了。

    当神识离开魂戒,牧天一才震惊的发现,不知何时,体内那层壁障竟出现了松动,此从上次强行终止进阶,已是过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在魂戒之中与魂的战斗,激发了体内的灵力运转速度。”

    当即,牧天一凝神静气,调整呼吸,接着这股冲力,开始力运转功法,冲击体内壁障。

    随着灵力不断在体内翻滚,经脉之中的壁障变得越来越薄弱,与以往进阶的痛苦相比,这一次似乎舒畅很多。

    并没有预想中的痛楚,一切都来的那么自然,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源源不断地灵气在滋润着自己肌,筋骨,以及五脏

    六腑。

    那新生的经脉已经如同一颗小树,茁壮成长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牧天一终于晋升为真灵境后期,澎湃的灵力在其周凝聚,比之前的灵力又浑厚了许多。

    点点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,洒在地面上,让牧天一的心也舒畅许多。

    将灵力收回体内,停止了功法运转,站起来后,手掌轻轻一挥,石门轰然碎成齑粉,那力量还未停止,竟将路对面的石屋也震个粉碎。

    轰隆隆

    石屋一震,碎石纷纷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牧天一双眼一亮,现在他肌力量明显增强了不少,灵力储备更是比之前强了太多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已经可以独自一人挑战皇灵境强者。

    心大好的他,信步来到广场,陶昊与修云环等人都在传送阵前仔细研究着,但却是一脸苦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