派派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十万九千里 > 第五六三章:空间师
    虚空泛起一圈涟漪,那苍白男子竟悄然消失,当他再再度出现之时,竟已在阴柔女子身后。

    “小心了,暗杀者。”

    这苍白男子在使用这一手段之后更为虚弱,他伸出胳膊猛然朝着阴柔女子撞去,空间传来一阵阵动荡不安的波动,那原本完美的云中猎场竟在某一瞬间悄然消失。

    忽然受到重击,阴柔女子脸上浮现一抹阴冷,尽管这是不掺杂杀意的突袭,却也让他感受到了危机,原本这其貌不扬的苍白男子并不在她注意范围之内,可如今看来,她小觑了太多人。

    “感受如何,是不是该认真一点了?”

    苍白男子戏谑,他周身再次扩散出一圈涟漪,快要消失的瞬间,阴柔女子却冷笑一声,她猛然一脚踢出,将这男子踹的飞出几米远。

    这措手不及的一击险些让这位男子坠落,他颇为尴尬,却也不再追击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和你动手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苍白男子低语,尽管只有短短的一瞬,却已经暴露了他强大的实力,对空间的极致运用应是他作为优胜者的强大底牌,这男子背上的少女露出惊异之色,拍着他的脑袋玩味笑道:“还真看不出,我一直觉得你病殃殃的样子很好欺负呢。”

    苍白男子笑容依旧,他似乎很早之前就已经与背上的少女认识了,却不知有了什么联似乎没有动怒的迹象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一日一夜过去,漫天星斗光辉洒落,暮洛面容愈发凝重,越是到了临近黑曜星的地方,他心中更有一种无形的压抑,凝望天穹之上的点点星辰,这位剑者目光泛起一丝惊异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夜令君的声音缓缓出现,这位古代王者也发现了异样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也察觉到了,黑曜星也许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异度空间,真正的力量波动来自于天穹之上。”

    暮洛喃喃低语,他并不敢停留,身形犹如幻影一般飞上云端,众多优胜之人跟随在他身后,犹如一颗颗黑色的尘埃,在风中飘散。

    一连三日,暮洛并未修行,他不断前行,可无论如何,却始终难以寻找到黑曜星的真正所在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对,那张羊皮卷上一定有黑曜星空间存在的痕迹!”

    苍白男子背上的少女大呼小叫,她似乎很疲劳了,却浑然忘记自己一直骑在另外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苍白男子面无表情,尽管背上托着一个人,可他脸上并没有疲倦的意思,尤其是在背少女大呼小叫之时,他也露出了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暮洛取出那羊皮卷,脸色却微微一变此时此刻,那羊皮卷之上的图案竟再一次有了改变,原本黑曜星存在于此地,但此时看去,这片异度空间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暮洛低语,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可将这张羊皮卷翻烂了,也难以寻找到黑曜星出现的第二个地方,离时间流逝,暮洛沉思之际,羊皮卷之上的图案再一次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黑曜星出现了,依旧在原地。

    暮洛头皮发麻,他环顾四周,竟看不见一丁点异度空间存在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上面刻画的地点就在我们这块,但是找不到一点痕迹。”

    暮洛微微摇头,将目光落在了那苍白男子脸上。

    如果说羊皮卷上面的地点没有错误,那么黑曜星这样的异度空间应存在,但是四下看不见,唯有一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也许黑曜星隐藏在另外的空间之内,比如普罗盛会的战场与普罗城就属于两种不同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暮洛欲言又止,他对空间的力量并不了解,这不属于他走过的修行之路,唯有普罗城的智慧力量才会对空间与时间进行了解,从之前的战局上来看,这苍白男子显然就是精通空间一道的高手。

    或许被这位剑者看透了太多,苍白男子脸上浮现一丝红晕,身为普罗城的绝强优胜者,这个男人竟然脸红了?暮洛一阵哑然失笑,不过苍白男子显然不会拒绝,他淡淡道:“我的确粗通空间之力,但是无论空间还是时间,都是极为高深的智慧力量之一,即使学习了几十年,也仅仅是略懂一点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苍白男子很谦虚,却无意之中暴露出了他的身份,空间师?这似乎是一个颇为久远的职业,在遥远的普罗城乃至于其他世界,对空间的探索与求知造就了一种无比深奥的智慧,能够掌握这种智慧的人少之又少,即使在整个普罗城,也唯有那么一两人能够在这个领域上有所造诣。

    “得水榜单之上有一位空间师,据说学习的空间之术来自于遥远的古代,亦或是更为遥远的未来,应该就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阴柔女子露出若有所思之色,这一次她倒是收敛了霸道与狂妄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之前还是留守手了,如果是你的话,想要破除云中猎场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苍白男子苦笑,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能够接近你并且发动攻击,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,方才那一次已是全部了。”

    苍白男子很谦虚,他越是如此,越让其他优胜者露出钦佩之色,似乎是习惯了这种误解,他也懒得去解释只是最周身扩散出一圈淡淡白芒,与此同时,他的气息也渐渐虚无起来。

    分明依旧站在原地,可这位男子给人的感觉却仿佛已经离开了很远,暮洛心念一动,一道剑气弹出,却直接从这男子的身躯之上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剑气并非没有打到实物,而是在经历了漫长的一段空间之后渐渐失去了威力,或许当它真正落在苍白男子身上的时候,犹如一阵清风般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“天涯咫尺,咫尺天涯,这和楼兰十三技之中的瞬技很类似,可攻可守,十分玄妙。”

    暮洛脑海中泛起楼兰十三技的介绍,苍白男子运用的空间之力似乎与一种名为瞬技的技法很类似,都是运用了空间上的错觉,暮洛稍微思索,微微道:“如果想要在这个状态下对他造成伤害,至少要在空间伤与他处于一个状况,也就是说得想办法靠近他。”

    这是很难解决的问题,终究是活到了这一日凡的优胜者,底牌都很强大时间流逝,这苍白男子的气息过了很长时间才重新出现,他面容虚弱无比,背上的少女都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立刻塞了一瓶药剂到他口中。

    他喝完那碧绿的药水,脸色才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没有找到,无论是我们身处的空间,还是在现实空间之外的世界,我看过了许多地方,甚至遇到了异世界的敌人,但是没有一点发现。”

    苍白男子语出惊人,他伸出手臂,手臂之上竟有一道无比纤细的伤痕,丝丝鲜血渗出,看起来颇为诡异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暮洛看见这伤痕之时,右手小拇指之处却泛起一阵异样的感觉,似乎有一种尘封的力量正在苏醒,那一股磅礴苍凉的气息溢出,竟是让剑者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南朝镇国大印复复苏了……这家伙到底去了哪里!”

    暮洛几乎要嘶吼出声,他浑身上下犹如被烈焰焚烧,那漆黑之色的方印这一刻溢出沧桑气息,却有着超越三味真火的炽热,这绝对不是和暮洛一个量级的力量,饶是夜令君也在这一刻展现虚妄身姿,这位楼兰之王伸手连连在暮洛身上拍动,那湛蓝气息流淌而出,好一会儿才渐渐平复了暮洛身躯之内的火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