派派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回家
    天下无不散的筵席,总归是需要一别。

    安阳侯带着人押送宝藏回国都复命,黎浅浅他们则踏上归途,出门近两年,总算是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为照顾圆悟师父的离情依依,他们是看着安阳侯一行离开后,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还缀着凌云城的那几位爷们及小姐们,黎浅浅不以为意,只要他们不凑到跟前来讨嫌,她可以装着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几位小姐们三番两次,想要凑上来找凤公子说话,不过都被人拦了,至于那几位爷儿们,他们比较聪明,打着想与凤家庄及瑞瑶教合作的旗帜,想找黎漱和凤老庄主一谈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的运气并没有比较好。

    因为黎漱直接拒绝他们,凤老庄主的婉拒较温和,他们原以为可以从凤老庄主这头下手,不想,凤家庄的护卫可不比鹰卫和鹤卫差劲,真要动起手来,这些爷儿们的护卫连一招都过不去就败得彻底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凌云城来的小姐们对凤公子更加倾心了,也不知护卫们武功了得,关凤公子什么事,反正她们的倾慕让人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不过也因为如此,回南楚的路上很热闹。

    圆悟师父因为这场热闹,心情较之前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凤老庄主为此,不再派人拦阻这些人上门来。

    黎浅浅便借故避了出去,她一走,凤公子自然跟着走,那些爷儿们想为自家生意谋合作,并不以为意,但那些小姐们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她们想要接近凤公子,奈何苦无门路,好不容易借兄弟们的路子,打开局面,不想那位黎教主竟然使出这样的伎俩,着实是可恨。

    可是人家是夫妻,妇唱夫随天经地义,她们想要横插一杠的人才是很恨。

    因此她们什么也不敢说,只能背着人,躲在屋里痛骂黎浅浅一顿,其实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黎漱对此不乐意了,凭什么要为哄个和尚开心,就委屈他徒弟啊?

    接下来的行程,由黎漱主控,速度加快不少。

    黎浅浅虽是姑娘家,但她武艺好身体佳,扛得住这样的速度,但这些千金小姐们扛不住,强跟了两天就熬不住了。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黎浅浅她们的车队,迅速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黎教主真是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可怜凤公子被她拿捏住了。”几个姑娘家凑在一块儿抱怨着,不想旁边突然有人嗤笑一声,众人转头看去,是三位姑娘,发出嗤笑声的,是当中年纪最小,但看起来却是三人中居主导位置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三人中年纪最长,梳了妇人髻的女子,温婉笑着与众人赔不是,“不好意思,惊扰诸位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她们赔什么不是啊!她们要真胆子小,就别在外头数落旁人的不是啊!”

    发出嗤笑的小姑娘睥睨着众人,她身着玫红高腰襦裙,显得她格外娇小可人,容貌姝妍的她,举止间不似大家千金规规矩矩的,反倒像是江湖人出身的爽利。

    “莺莺。”一直未发言的青衣姑娘面露不悦的拉了那小姑娘唤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啊!你不高兴什么?人家敢做,咱们说不得吗?”总而言之一句话,她就看不惯这些大家小姐们的行径,除此之外,她对身边这两个想管着她的女人很不爽。

    莺莺小姐冷哼一声,扫过众人一眼,冷声道,“明知人家是夫妻,你们大剌剌的追着人家男人跑,人家老婆不乐意了,怎么滴,不成吗?啧!你们好大的脸面哪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哪儿来的疯婆子,我们做什么事,用得着你管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能在大庭广众之下,数落人家老婆了,我连笑一声都不行啦!”

    最先开口赔不是的女子见状,先是暗地里咧嘴笑了下,然后改了脸色,急匆匆上前拉着莺莺小姐,似乎又要帮着她赔不是。

    莺莺姑娘灵活的像一尾泥鳅,巧妙的闪过那女子的手,“你干么?凭你也敢跟我动手不成?”说话间她已闪开那女子的手,“你们就这么看着她对我动手不成?”

    话声才落,不知从那儿冒出来数名黑衣女子,她们身手利落,快速的制止了刚刚那女子对莺莺姑娘的举止。

    “娴表小姐请自重。”娴表小姐闻言一窒,张嘴想说什么,却被扣住她手的黑衣女子给点了穴,张嘴说不出话的娴表小姐有气无处发,有苦难言,眼泪就这样扑簌簌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得了,别哭给我看,我不像我哥那样,会对讨厌的女人的眼泪心软。”莺莺姑娘冷哼一声,转向喊她莺莺的女子道,“还有你,你是跟我三哥订了亲,但到底还没进门,我劝你别太把自己当盘菜,想管我?先管好你自个儿再来说我吧!”

    说完话,转身就走,连个眼神都没留给凌云城的千金们。

    她一走,黑衣女子们也跟着走,还顺带拎走了被点了穴的娴表小姐,以及莺莺小姐三哥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“她谁啊?”她们一走,身后立刻爆出不悦的质询。

    只是谁也不知道那三人的身份,最后找来客栈的掌柜,问了才晓得,那位莺莺小姐是东齐武林名门郗月派的三小姐,郗月派门主邹晋南膝下有五子,二嫡三庶,女儿则有七位,这位莺莺小姐是唯一个嫡女,自小天资聪颖不说,更是武学的好苗子。

    邹大爷,邹三爷与她一母同胞,兄妹三人在邹家地位最高,邹三爷除武艺高强,文采也颇为斐然,是东齐六公子之一。

    东齐六公子皆是文采上佳,品貌上乘的世家公子,邹三爷能名列其中,让邹门主大为欣喜。

    邹家祖上在天盛帝国时期,曾先后出过两位帝师,四位丞相,其他大大小小的文官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后来天盛灭亡,邹家一度因天灾而濒临存亡危机,后来邹门主的父亲因缘巧合,入了郗月派门主青睐,收他为徒,并将门主一位传给他,他带着家人弃文从武,这才让积弱的邹家男丁渐渐强盛起来。

    但邹门主的父亲虽成了江湖人,却一直念念不忘祖上曾经有过的荣光,不止他,他的叔伯们也对此几成执念。

    后来得知邹三爷文采斐然,令他们大为振奋,邹三爷也在这样的情况下,逐渐偏向从文,不过到底是自小苦练武艺,而且因为习武,让他举止上颇为英气,与那些文人相比,多了几份豪侠之气,因而格外受到追捧。

    东齐六公子当中,目前以他最受欢迎,不是因为他文采居六人之首,而是他看起来最舒服,没有文人常有的酸气儿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位千金,对东齐六公子虽未见过,但还算耳熟,都听过他们的事。

    六位公子当中,仅一位公子己经成亲,其他五位公子,有两位听说是订了亲,但一位的未婚妻急病身亡,另一位的未婚妻不知何故,与他解除了婚约,只是这三位都不是邹三爷。

    她们当中有一位姚姓千金,祖上是东齐大姓,后来因为战乱,他们这一支迁到赵国来,日前家里长辈说,东齐本家那边想为她说亲,对象正是这位邹三爷。

    她因为不想远嫁,才会跟大家一起出行。

    谁承想,她没点头,人邹三爷却早已订了亲?那本家那边又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与她亲近的几个小姐妹,都知这件事,听闻邹莺莺说她三哥有未婚妻了,忍不住盯着姚千金看。

    这可把姚千金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别气,别气,气坏了身子没人替,再说了,你们本家那边也只说想为你牵这条红线,没说一定成嘛!”

    眼见大家重心都偏到姚千金的婚约上头去了,带头的王大小姐暗松口气,她虽也对凤公子倾心,但是,她毕竟是有婚约的人了,凤公子是她少女时期的梦中情人,然而她也很清醒,自己和凤公子之间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不止家世等问题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,凤公子已经成亲。

    且他对那些纠缠上来的莺莺燕燕丝毫不感兴趣,没看之前那么多个女子,争着要给他当外室,他一个都没要吗?

    她两位大小姑子对凤公子都很热情,不过大姑子到底已经嫁作人妇,还知晓些分寸,小姑子嘛!就有点故作天真而任性了。

    似乎在试探自己会不会就此去管着她。

    老实说,王大小姐压根不想理会她,管她干么?她还没嫁过去,就想着管小姑?啧!她和那位邹三爷未婚妻不同,邹三爷的未婚妻家世大概差邹家不少,所以还没嫁进门,就想借由管着小姑子,来突显自己的能力与干练。

    没想到反把小姑子给得罪了。

    真是傻!

    就算进门了,也轮不到她这做嫂子的去管着小姑子,再说了,那位邹莺莺小姐可是得宠得很,看她在外人面前也一样张扬的性子就晓得,这是个在家里被家人捧上天的娇小姐。

    和她的小姑子相比起来,她那小姑子没什么自知之明,也没什么本事,以为自己那张脸好看,却不知这世上比她好看的人多了去,而且那些人的本事比她大,心地也比她良善,人家有好的可选,何必屈就于她?

    刚刚骂黎浅浅最厉害最大声的,就是她那位小姑子谢芸秀,王大小姐很怕小姑子紧抓着凤公子的事不放,现在看她姐妹两个,被姚小姐的婚事给带歪了,心里一松,说话间就多了些从容。

    老实说,要不是看在两个大小姑子总会出嫁的份上,她说什么也不想嫁去谢家,未婚夫再优秀也不成。

    幸而未婚夫和他的父母都是明理的,虽然谢芸秀吵着闹着,想要嫁给凤公子,可谢老爷夫妻知道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别以为江湖人结亲就很草率,人家是没什么门户之见,但不代表他们结亲时,不考虑客观因素,如在武林中的地位,如强强结合所能带来的好处。

    谢家不是大户人家,不管从那方面看,他们都及不上瑞瑶教,更别说黎教主和凤公子青梅竹马的情份。

    小女儿自以为容貌出众,能压黎教主一头,但就算如此又如何?谢芸秀除了容貌外,没有一样拿得出手。

    别说武艺了,就连琴棋书画,她没有一项在行,女红中馈更是样样疏,小女儿嘴很甜,她想要哄人,那是一哄一个准儿。

    直到要给她相看人家,谢家夫妻方才晓得,小闺女儿的不学无术,那么在大家忙死忙活的时候,她都在做什么?在外头逛街,遇到看不顺眼的人就指使人收拾修理对方一顿。

    家里护卫武艺了得,长辈们疼她,派到她身边保护她,不成想这些护卫竟都成她欺压良民的刀了。

    王大小姐的娘在订亲前,曾问过女儿,担不担心大小姑子难相处,尤其是这位小姑子,王大小姐思量再三后,才对母亲坦言,怕啊!怎么不怕?

    但她总要出嫁的,相比起她娘给她相看的其他对象,谢家算是好的了,更何况小姑子终究是会出阁的。

    王太太没跟女儿说的是,这样的小姑子就算出了门子,身为兄嫂只怕还是会麻烦不断,毕竟那就不个安份的主儿,不安份的人,嫁到什么样的人家里,一样不安份。

    王太太没跟女儿明说,就是怕女儿因此对婚事产生排斥。

    却不晓得她闺女儿,想得比她还清楚,只要未来公婆两明理,别遇到小女儿的事就昏头,那一切好办。

    黎浅浅一行不知后头还发生这样的事,不过就算知道了,也不会太放在心上,来自凌云城的爷儿们,对他们紧追不舍,是为了谈生意,至于那些姑娘们,相信她们的家长不会放任她们,追着已经成亲的男人跑出赵国的。

    开玩笑,在赵国境内,还能说她们是在游山玩水,恰好与凤公子他们同路而行,要追着出了赵国?那么性质可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他们之前速度一般,他们还追得上,算他们本事,现在嘛!他们连夜赶路,只错过一宿,王大小姐他们的车队就再也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赶到下一个城池时,黎浅浅他们早已离开两天了。

    谢芸秀不依不饶,闹腾着要继续追下去,不过此时他们已经来到边界附近的城池,过了山就是南楚,带队的邱家爷儿几个有些退却。

    他们追着要和黎大教主谈生意,却也晓得自家拿不出更好的条件,能吸引黎大教主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追到此地也够了。

    面对吵嚷着要继续追着凤公子他们的谢芸秀,他们头一回表达了不满。

    邱福邱大爷也是家里捧在手心里长大的,虽然待女子颇为客气,但前提是,对方要有分寸,谢芸秀没有自知之明的,把人当自家下人一般使唤?对不起,他不吃这套,于是乎双方就在客栈里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邱福年纪虽长谢芸秀一岁,但幼稚起来,也是很叫人头疼的。

    大伙儿只得装着没看见,让他们两个自己去斗,甭管谁输谁赢,反正别闹到他们面前来就行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他们离黎浅浅他们也越发远了。

    而谢芸秀还犟着脾气,闹着要去追,不想当晚,谢家和邱家的人连袂而至。

    他们一来,立刻把邱福和谢芸秀请去辟室密谈,其他人面面相觑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转天,竟然传出邱、谢两家联姻,这两位订亲了!